未成年人新冠疫苗“开打”!“粤苗”APP怎么用?最强指引来了

未成年人新冠疫苗“开打”!“粤苗”APP怎么用?最强指引来了

我省18岁以下人群的新冠疫苗接种服务已经拉开序幕啦!

很多家长们收到信息通知:孩子接种新冠病毒疫苗前,请家长先下载“粤苗”App,带上儿童、家长的身份证,同时尽可能带上《儿童预防接种证》!

铺天盖地的消息让家长们是不是有点懵了?

没关系,最强指引来了:

如果在广东省内接种过疫苗,可通过既往信息直接绑定儿童档案。

如果在广东省内未接种过疫苗,可通过自助建档方式登记个人信息:

以下是扩展知识

《儿童预防接种证》

1、先来了解《儿童预防接种证》是什么?

《儿童预防接种证》是儿童预防接种史的记录凭证,每次接种时要携带。在孩子入托、入学、入伍或将来出入境时查验需要用到。

2、携带《儿童预防接种证》有什么好处?

(1)缩短登记时间:《儿童预防接种证》准确记录着儿童的既往预防接种史,可以帮助接种医生直接找到儿童的电子接种档案,

(2)接种记录更完整准确:接种医生可以将本次接种记录登记到档案里。儿童预防接种证是展示个人疫苗接种史的有效凭证,接种史越完整将越方便今后获取相关健康服务。例如在孩子入托、入学、入伍或将来出入境时查验均需要用到。

4、《儿童预防接种证》找不到怎么办?

不要慌!不要慌!目前《儿童预防接种证》不是接种新冠病毒疫苗的必要条件。家长可先带孩子接种新冠疫苗,待以后再到孩子原接种单位补证。

“粤苗”APP

1、先来了解“粤苗”APP是什么?

粤苗APP是一款基于“广东省疫苗流通和接种管理信息系统”推出的公众端接种服务软件,可为受种者提供个人档案信息维护、接种记录查询、入学入托接种查验、预约接种等服务。

2、为什么要提前绑定“粤苗”APP?

随着信息化发展,每个婴儿出生时就开始接种疫苗,系统里就有接种档案,而且年龄越小有档案的比例越高,信息越完整。年龄越大的儿童档案建档时间越久,数据质量普遍不高(身份证号码、父母信息缺失或不全,这也是为什么要家长携带身份证的原因。)。

此次我省未成年人群“开打”新冠疫苗之际,需要家长朋友们通过粤苗APP绑定孩子既有的预防接种档案,并完善受种者身份证和家长姓名、身份证等信息,同时生成个人档案二维码,以供接种时使用,不仅方便将新冠疫苗接种信息准确地登记到孩子既有的接种档案中去,还可快速地推进接种工作,大大减少排队的时间。

3、“粤苗”APP绑定有那些好处?

家长在“粤苗”APP登记并绑定孩子信息以后,可随时通过“粤苗”APP查询和了解孩子既往疫苗接种史,甚至是打印接种记录等,大大方便了孩子今后获取相关健康服务,可以更全面地呈现孩子的健康信息。同样,家长本人也可获得同样的接种信息查询等服务。

4、绑定不成功、或广东省接种系统无档案的学生怎么办?

出现这种情况,不要慌!学生要向医务人员或学校提供本人及其父亲和母亲的姓名、身份证和联系电话等信息,接种时携带学生、家长身份证原件前往接种门诊,由医务人员进行档案查找实现定位录入,如确实系统中找不到历史档案的,则由医务人员手工录入受种者信息,进行新建档。

[ 编辑: 佘湘娥 ]

他完成清淤工作后 从抗洪一线赶回洛阳看望待产的妻子

他完成清淤工作后 从抗洪一线赶回洛阳看望待产的妻子

  第83集团军某工化旅指导员范雷完成清淤工作后,从抗洪一线赶回洛阳看望待产的妻子

  “妻子和孩子一直等我平安归来”

  得知妻子住进医院临产时,范雷正在赶往救灾的路上。

  7月25日中午,领导在电话里催他赶紧回家。范雷着急又担心,但还是决定等到第二天上午,带领车队返回洛阳后,再去医院照看妻子。

  领导急了,“你必须现在给我回去!”

  范雷是第83集团军某工化旅指导员。从7月21日接到抗洪任务开始,他先后在郑州市郭家咀水库和巩义市米河镇、小关镇一线救灾。

  25日晚上,临近10点,完成任务的他赶回洛阳某医院,妻子韩晓晓在他怀里大哭。第二天上午,还来不及换衣服的范雷,带着一身的污泥,抱起了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儿子。

  这是父子二人第一次见面,范雷粗糙的手轻轻抚着孩子纯净又柔软的脸。“妻子和孩子一直等待着我从抗洪一线平安归来,而且也真的等到我了。”范雷笑着说。

  淤泥能到膝盖,一不小心脚都拔不出来

  范雷没想到孩子来得这么“着急”。根据之前的检查,妻子的预产期是8月4日。

  7月21日,范雷所在的部队接到任务,因河南遭遇特大暴雨,他们需赶赴郑州一线参与抗洪救灾。韩晓晓虽担心,但也理解他的工作。她叮嘱范雷要注意安全,也要把任务完成好。

  范雷想着,任务完成或许是8月初,他就能赶上孩子出生。

  队伍首先来到郑州市郭家咀,清理水库淤泥。两天后,7月23日,他们又转战巩义市米河镇和小关镇。巩义受灾严重,全营122名官兵分成五六个点,范雷带着20人负责其中一个点——米河卫生院。

  “米河卫生院南侧是汜水河,河面近100米宽,但周围没有防护设施,离医院很近,洪水暴发之后,连带淤泥把医院淹没了。”范雷告诉新京报记者,最严重的时候,淤泥达到2米多高,医院一楼所有房间都被淹在淤泥中。

  范雷一行人的任务,是帮助清理淤泥。

  “我们去的时候,淤泥已经下去了一部分,还有1米左右。”范雷说,人走到医院楼道里,淤泥能达到膝盖以上,走路也吃力,作战靴系不紧的话,脚都被黏在里面、拔不出来。

  困难少不了。因工具短缺,每名官兵只有一把平锹,医院联系了几家小型挖掘机和推土机的单位,人和机器相互配合,但在室内,机械工作总有诸多不便,还是主要靠人工。此外,医院里各类医疗设施多,有官兵曾被钉子、玻璃碎片扎伤、划伤。

  生活条件也很艰苦。官兵们住在小关镇一处废弃多年的厂房,在楼道里打地铺。炎热的天气里,这里断水、断电,蚊虫还特别多。

  忙活一天下来,官兵们满身的泥,也很难洗个痛快澡。大家联系当地有水井的地方,通过水罐车拉水,简单冲洗一下。

  天气湿热,洗了的衣服还未干,身上的衣服又已湿透,大家就穿着湿衣服去干活。

  清淤结束后,战友连夜将他送回家

  一线的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完成。

  白天忙,信号差,范雷就在晚上休息的时间,给韩晓晓打电话或发信息,报个平安。

  7月25日上午,医院的淤泥已经清了大半。不到下午1点,范雷正带着官兵从驻地赶往米河卫生院、准备做最后的清理工作。这时,他接到了领导的电话,“让我抓紧时间回去,家属要生产。”

  事实上,当天早上9点多,韩晓晓因为腹痛住进了医院。她给范雷打了电话,但因为信号差,范雷没接到。她留言称,“你在外面注意安全,不用担心我,我很坚强。”

  范雷有点蒙,这离预产期还有10多天。他想起韩晓晓之前做孕检时,发现孩子有脐带绕颈三周的情况,害怕、紧张都一股脑儿涌上来。连续作战数日都没喊累的他,眼泪“唰”地流下来。

  但他决定,要把任务完成后再回家。

  最后的清淤工作结束后,是晚上7点左右。领导给他安排了车,让几位战友送他回家。上路之后,范雷没联系韩晓晓,“想给她个惊喜。”

  一路上,范雷心急如焚。原本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他们用了快4个小时。“我们离高速还有一两公里的时候,突然发现前方的路被河水冲断了,我们又重新找路线,耽误了时间。”当天晚上快10点的时候,范雷终于赶到了医院。

  推开病房的门,韩晓晓扭头,一瞬间错愕了。吃惊过后是控制不住的哭声,“心里一直以来那么多委屈,突然间发泄出来了。”范雷把她拥在怀里,用纸巾小心翼翼地擦去她的泪水。

  他很愧疚。家属虽在部队驻地随军,但两人不过每两周能见一次。妻子怀胎十月,他没怎么照顾,总感觉亏欠她很多。

  “很幸运没有错过孩子出生的时间点”

  范雷抵达医院的5小时后,7月26日凌晨4点,韩晓晓进了产房。

  他怕那条绕在孩子颈部的脐带会带来意外。在紧张的6小时后,上午10点45分,白胖的男孩被推出来,约半小时后,韩晓晓也平安地出来了。母子平安,他的心终于放下了。

  “这个孩子也比较配合。”范雷开着玩笑。

  来医院的这段时间,他没时间也没有心思换衣服。抱起柔软、纯净的婴儿时,他穿着的是那身沾满泥土的迷彩服。

  “很激动,看到一个小生命诞生,而且想到妈妈特别不容易,又感觉对他母子俩愧疚特别多。”

  韩晓晓给小家伙取名“等等”。“妻子和孩子一直等待着我从抗洪一线平安归来,而且也真的等到我了。”范雷笑着说。

  这两天,范雷一直在医院照顾母子两人。放下坚硬的锹镐,他的内心展开柔软的一面,从胳膊到指尖都是温柔和小心。范雷搀着韩晓晓走路、帮她换衣服、洗漱,给孩子换尿布。他在这方面是新手,做起这些琐事来,只觉得“累是很累,但是很幸福”。

  这和他在救灾一线的时候,不太一样,但又有些相似。“也是很累,睡眠得不到保障,但是能得到老百姓的肯定,内心还是很知足的。”

  战友们、领导们都忙着发来祝福。他很感激那天催着他回来的这些人,“之前想完成任务后,第二天再赶回来。如果第二天来的话,到这里估计也得中午或下午了,可能就会错过孩子出生的时间点。”范雷觉得自己很幸运。

  接下来,他准备再照顾妻子几天。“但如果前线还需要的话,我想申请再回去,把任务完成。”

  新京报记者 彭冲 通讯员 马亮 殷浩 贾方文 实习生 何宇

【编辑:罗攀】